Loading...

10000个NFT40分钟被抢购一空,为什么越来越多音乐人玩上了音乐NFT?

文|文化产业新闻

2022年开年,周杰伦与好友合伙创办的潮牌发售NFT项目Phanta Bear(幻影熊),这款发行上限数量10000个、单价为6200元的NFT项目仅40分钟就被抢购一空,火爆程度令人昨舌。除了周董外,越来越多的音乐人玩上了音乐NFT。国外有林肯公园主唱Mike Shinoda、Jay Z、Aphex Twin、Steve Aoki,国内有陶喆、胡彦斌、阿朵等等。

回顾音乐产业发展史,自从1877年音乐录音诞生以来,音乐产业就与技术紧密相连。从黑胶唱片、磁带、CD等实体音乐载体到Spotify等流媒体的出现,再到如今的音乐NFT。几乎每一次重要的技术迭代都会触动既有利益分配格局。

那么,音乐NFT会如何颠覆音乐行业?会为创作者带来什么利益?是否会在2022年迎来爆发?

音乐NFT简介

2021年可以说是不可替代的代币之年,相比于元宇宙的其他技术,包含区块链、数字经济等元宇宙底层逻辑的NFT显得离人们近得多,这让它在短时间内就达到了普及的程度。除了加密艺术和收藏品外,NFT还被应用在其他领域。音乐行业也狠狠抓住了这个风口。

音乐NFT是以独特的不可替代代币的形式记录在区块链上的音乐曲目,这些代币完全属于NFT的所有者。不过,与下载到手机上的mp3不同,音乐NFT也可以出售,并允许音乐创作者在每次二级市场销售中赚取版税。

音乐NFT可以以多种形式出现。它可以是由音频文件或视频、专辑封面、音乐会门票和签名商品等代表的歌曲。

音乐NFT的生产与销售原理与其他NFT相同。音乐人决定他们想向粉丝出售什么,无论是音频文件、音乐会门票还是商品。然后确定将在哪个区块链上铸造NFT,或者使用哪个Music NFT平台。目前可用的一些Music NFT平台是NFT TONE、Opulous、OpenSea等。在确定了平台后,音乐人即可通知粉丝NFT的发布。

由于音乐NFT无法复制,音乐人可能会决定一次性出售音频文件,出价最高者拥有原始文件(但不拥有版权)。或者,可以为同一音频文件创建有限数量的NFT,比如10,000个,然后将它们放在音乐NFT市场上出售。

每个购买音乐NFT的粉丝都是他们喜欢的音乐人作品的所有者。然后,他们可以将音乐NFT储存在他们的加密钱包中,如果他么愿意,也可以将NFT以更高价出售,而创建NFT的音乐人也可以从作品的转售中获利。

2021年2月,美国流行音乐巨匠3LAU发布了33张NFT版的专辑《Ultraviolet》,并附赠纪念版黑胶等奖品。该NFT从25号开售至28号售罄,总共创造了1168万美元的拍卖成交额,作为有史以来的第一张音乐NFT专辑,开创了先河。

3LAU发布的NFT专辑,为音乐行业带来了新的可能,也标志着音乐NFT成为了市场中一项重要的商品常态。

2021年3月,摇滚乐队King of Leon开创性地以NFT形式发布新专辑《When You See Yourself》,这也是他们三年来的首张新专辑,创造了145万美元的销售额。用这种方式回归可谓是赚足了眼球。

音乐行业进入了对NFT的探索阶段,音乐人不断开发音乐与NFT结合带来的变现新潜能,并通过各种形式的NFT获得收入。

同时,国内的音乐人也开始进场。

2021年3月,高嘉丰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架了一个7秒的音频,卖出了近1.6万人民币的价格,打响了国内音乐NFT的第一枪。

5月,阿朵通过阿里拍卖发布国内首支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WATER KNOW》,并将封面和歌曲的署名权公益拍卖,成交价达30万元。

10000个NFT40分钟被抢购一空,为什么越来越多音乐人玩上了音乐NFT?

8月,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在QQ音乐平台正式发行,单价199元,2001张限量版黑胶被迅速抢空。

从小众歌手到国际巨星,音乐人纷纷拥抱NFT,从圈层消费到大众消费,音乐NFT成为音乐市场的一种新的商品常态。相比于传统流媒体平台,音乐NFT在哪些方面赋予音乐人更多权益?如何改变音乐版权交易?

让音乐人权益回归

尽管流媒体平台为音乐爱好者提供了大量的高品质音乐,只需一部手机就能免费听到大量原创音乐,这听上去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一方面创作者能够以更快的方式传播作品,另一方面音乐爱好者能够接触到更多更丰富的音乐。

但实际上,这一过程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完美,因为创作者的利润完全无法得到保障,他们不得不靠巡回演出、商品销售和品牌代言赚取收益,而实际上能够通过这种手段获得收益的,只有极少数头部音乐制作人与歌手。据2019年与2020年数据,90%都流量被前1%的音乐家垄断。

去年2月,Linkin Park 联合创始人Mike Shinoda通过NFT销售赚取10,000美元,其随后发布推特称:“即使我将包含歌曲的完整版本上传到全球的DSP(数字流媒体平台),扣除DSP、唱片公司和营销费用后,我的收入也永远不会接近10,000美元。”

10000个NFT40分钟被抢购一空,为什么越来越多音乐人玩上了音乐NFT?

不过,NFT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状况。总的来说,音乐NFT在三个方面发挥作用。

首先是专辑发行。美国流行音乐巨匠3LAU以1168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的代币化专辑就是一个例证。该销售的成功,也为其他音乐人打了样,所有音乐创作者都可以将自己的音乐专辑以限量副本的形式发行在区块链上,然后售卖给自己的粉丝。此外,更为重要的是,音乐创作者可以从音乐NFT专辑的每次二次销售中获得收益提成,这无疑极大地激发了创作者的创作积极性。

其次是作品销售。与以往销售方式不同的是,创作者可以将音乐NFT直接销售给社区,而不是通过流媒体平台与经纪公司。而且,创作者依然可以通过二次销售获得分成。

最后是作品碎片化发行。这是NFT帮助音乐产业销售形式多样化的新途径,其实现方式是以NFT的形式出售即将发行的专辑的一部分版权,例如30%,创作者获得销售收入的同时,持有该音乐NFT的粉丝也可以从销售收益中获利,销售渠道可以包括流媒体、电视合作伙伴、改编翻唱等形式。如果30%的NFT价值过高,极端做法是再将该专辑30%的股份分成10000份销售给粉丝,为更大范围的粉丝带来收入。通过这种方式,将会以音乐创作者为中心形成一个良性互动的生态系统,忠实粉丝都将从中获利,在虚拟空间中拉近粉丝与音乐人的距离。

获得过格莱美音乐奖的英国女歌手Imogen Heap曾谈及对NFT的看法:“无论音乐人想从音乐行业获得什么,区块链、NFT应用以及由此衍生的技术分支都是答案所在。

改革音乐版权零售时代

如果说单纯的以专辑形式贩卖,NFT只是换了形式的“唱片销售“,而当音乐版权也能通过NFT贩卖,那便会是一场对音乐行业的颠覆。

音乐的生命在于流通,流通基于版权,版权带来巨大利润。当版权能够以NFT的形式被购买时,那么版权NFT为标的的市场也将会存在。NFT交易给版权带来了流动性,版权的升值空间被进一步放大。创作者的议价能力不再被传统唱片公司或者流媒体所限制,音乐人也能与粉丝有更加密切的联系。

音乐NFT将会使音乐具有更强的金融属性。一方面,NFT拥有者能够通过底层的版权获得收入。另一方面,随着音乐创作者知名度的提高,所有权和版权能够实现增值。这意味着音乐成为一种新的金融形式,能够提供现金流和资产增值。进一步延伸,各种金融产品的玩法能够被套用,音乐NFT的持有者能够通过出借获取利息,或者抵押获取贷款。

比如Opulous,被称为“去中心化的QQ音乐“,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台。允许音乐创作者发行音乐NFT,交易NFT,并且通过手中的NFT进行DeFi贷款,这改变了艺术家获得所需资金的方式。

10000个NFT40分钟被抢购一空,为什么越来越多音乐人玩上了音乐NFT?

音乐NFT会在2022年爆发吗?

在流媒体时代,90%的流量被前1%的音乐家垄断的现象司空见惯,即使是知名音乐人的专辑在数百万次点击之后,在2020年的收入也只有几百块钱而已,而艺术家却需要为昂贵的录音设备支付高昂的成本。音乐NFT的出现,改变了流媒体时代多数音乐人面临的艰难状况。

在NFT的大势趋下,虽然目前NFT市场仍较小,但音乐市场很大,成长空间值得期待。

截至2021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达到120亿美元,但这仅为全球数字音乐市场规模的9%。而在音乐NFT板块,目前有据可查的艺术家人数不到200位,销售唱片数量仅为350多张,与传统音乐市场的规模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因此,音乐NFT将会在大潮流中,获得巨大的增长。

结语

音乐产业史也是一部科技变化史,艺术家塑造音乐,而科技塑造音乐的未来。

NFT给音乐行业注入了鲜活的力量,允许音乐行业实验更多的发展可能性,且这种实验是具有颠覆性的。虽然目前还是星星之火,但燎原之势的后果将会使音乐行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参考资料:道略音乐产业、音乐财经、知产前沿、01区块链、区块链情报速递pro

JM_SLOT_SHOW('205', '#ad_content');
版权声明:charles 发表于 2022年5月20日 下午8:45。
转载请注明:10000个NFT40分钟被抢购一空,为什么越来越多音乐人玩上了音乐NFT? | NFT&元宇宙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