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知名导演昆汀陷版权纠纷,因拍卖《低俗小说》NFT遭电影制作方起诉

知名导演昆汀陷版权纠纷,因拍卖《低俗小说》NFT遭电影制作方起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司林威

NFT在版权上的隐患开始在现实世界产生波澜。

1117日,有报道称,电影《低俗小说》的制作方米拉麦克斯(Miramax)本周二在美国加州的地区法院对该片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提起诉讼,称后者侵犯了版权。

就在112日,屡获殊荣的导演、编剧、制片人、作家、电影评论家和演员昆汀·塔伦蒂诺称将拍卖《低俗小说》中的七个未剪辑场景作为NFT,其中还包括电影的原创手写剧本和塔伦蒂诺本人的独家音频评论。该系列藏品将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拍卖。

米拉麦克斯在起诉中表示,昆汀正在单方面行使《低俗小说》的版权,这违反了昆汀与该公司签订的协议。此前一周,米拉麦克斯方已经向昆汀发送了一封禁止函。

《低俗小说》是昆汀本人执导的第二部影片,于1994年上映,以两千万美元的成本斩获超2亿美元的票房。该片获多项奥斯卡提名,并最终赢得了最佳原创剧本奖。另于1995年的第47届戛纳影展上获得了最高荣誉的金棕榈奖。《低俗小说》的非线性叙事手法和黑色幽默使得多数评论家认为本片是后现代电影的一个最佳典范。

知名导演昆汀陷版权纠纷,因拍卖《低俗小说》NFT遭电影制作方起诉

本次起诉昆汀的米拉麦克斯影业以制作和发行电影及电视剧闻名,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市,由鲍勃和哈维·韦恩斯坦兄弟于1979年在纽约州的布法罗市成立。其制作的知名电影包括《性、谎言、录像带》《心灵捕手》《杀死比尔》等。

在长达四十年的经营过程中,米拉麦克斯几经易手,先是在19936月被华特·迪士尼公司所收购,大名鼎鼎的创始人韦恩斯坦兄弟中途退出后创立了韦恩斯坦影业,后又在2010年,被迪士尼出售给了片场控股。2016年,这家公司再次被出售给贝因传媒集团。而目前贝因传媒的大股东是派拉蒙影业。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拍卖的NFT与以往众多的艺术家如Beeple的作品(其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Images》是目前全球最贵NFT,佳士得成交价格达6900万美元)不同,《低俗小说》并未选择在目前全球最大的区块链网络以太坊上发行,而是选了一个隐私公链Secret Network

Secret Network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声称能实现区块链上智能合约的隐私性。这意味着该区块链上的交易和所有权数据是加密的。

这与目前的主流区块链并不相同,以以太坊为例,其区块链的特性保证了上传于此的数据都具有不可篡改、唯一性等特性。但同时,由于原生的区块链技术是不具有匿名性的,任何人都可以访问一串区块链地址的交易记录,查看该地址所拥有的NFT和其它资产。

有传言称,本次NFT的实际内容为昆汀20年前创作《低俗小说》剧本时所留下的手稿。这份手稿除了当时的打字员之外,没有任何外人见过,且一直放置于昆汀办公室。而加密社区的知名风投机构a16z投资的Secret Network表示,可以让《低俗小说》电影的NFT的内容完全不公开,只能由购买的藏家查看。这意味着,那些从未被公开的片段成了藏家的隐秘,传言是否属实也将成为一个谜题,这更放大了本次NFT发行的话题性。

11月举办的NFT Now分享会上, 昆汀曾表示:“就像艺术品一样,藏家对于是否公开或者怎样公开这件艺术品有了选择权。

NFT2021年风靡全球,但昆汀和《低俗小说》的加入更引发了众多关注。这部电影与昆汀本人都是一个极大的文化IP,对于NFT发展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宣传事件。

严格意义上来说,NFT是一种数字凭证,或者说仅是一种特殊的“Token”,而当其与现实中的艺术品一一对应时,它能在区块链上确保该作品的不可篡改和唯一性(也可以选择不唯一)。但争议点在于,谁该拥有这个将现实世界的作品映射于线上世界的权利?特别是在新兴的区块链世界。

昆汀作为《低俗小说》电影的导演,毫无疑问是该作品的重要创作者,但在成熟的版权领域,电影作品相关的权利也掌握在制作方手中。 

在传统的艺术领域,购买一幅画也只是拥有这幅画本身,不代表藏家可以将图案印在其他媒介上用作商业用途,而这已经得到了法律的承认和保护。

由于NFT太过于前沿,很容易打破这种版权上的平衡,这也成为诱发本次诉讼的起因。

可以预见的是,在没有相关的版权保护法律出台前,NFT领域类似的诉讼还会不断上演,昆汀的《低俗小说》或将再次成为里程碑。

 

 

 

 

 

JM_SLOT_SHOW('205', '#ad_conten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