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NFT之于文化产业:下一个风口?还是泡沫?

NFT之于文化产业:下一个风口?还是泡沫?

图片来源:Pexels-Henry & Co

文|文化产业观察  胡钰敏

前段时间,10月9日,王家卫的电影NFT作品《花样年华--一刹那》在苏富比拍卖会,以428.5万元港币成交,成交价高于预期的300万港元;电影《青苔花开》在10月22日上映前上线由其全面授权的影视NFT;即将上映的《007:无暇赴死》也宣布即将推出007系列的首批NFT藏品。

NFT如同之前被预测一般,在2021年下半年进入一个爆发增长阶段,在各种大厂和KOL入局之下迅速成为热门话题。

何方神圣?

NFT 是 Non-Fungible Tokens 的缩写,意思是非同质化货币,可以理解为不可互换的代币。NFT和之前大家熟悉的比特币、以太币同属于区块链,而比特币、以太币被称为“同质化代币”,是可以互换的,交换时只有数量上的差别,本质是一样的,但是NFT具有独一无二、稀缺、不可分割的属性,他们之间无法互换,所以称之非同质化货币或不可互换代币,这也让它具备了跟艺术结合的特性。

视频、音频、图像、3D模型...任何一件数字商品通过NFT手段加密后,便拥有了一张“数字证书”,且基于区块链技术,这份凭证将被存储在链上,不可篡改,不可复制。

NFT之于文化产业:下一个风口?还是泡沫?

理论上来说,NFT可以是任何数字化的东西:声音、图像、一段文字、一件游戏里的道具等等,其应用范围取决于人们的想象力:数字艺术作品、收藏品、游戏内物品、虚拟世界、体育竞技、市场娱乐、身份验证、保险、基础设施等应用场景,但是目前NFT最大使用场景还是集中在数字艺术和NFT游戏。

各行业纷纷入局

NFT的市场规模究竟有多大?

以艺术市场为例,2021年NFT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20年在全球NFT的活动账户已经增长到20万以上,是2017年的4倍,而活动账户活跃度排名第一就是数字艺术品类。今年到4月为止,NFT艺术品销售额就达到了4.37亿美元。即使NFT行业经历了2019年——总体形势发展停滞的整一年,数字艺术市场的发展趋势依然激进,总量增长超过500%。

NFT之于文化产业:下一个风口?还是泡沫?

2021年3月,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以6934万美元卖

在电影周边数字衍生品领域,今年6月,iBox联合电影《真·三国无双》的出品方发行了国内首套电影NFT系列作品,囊括了不同形式的角色形象、道具海报。

在数字音乐产品领域,今年4月,陈奂仁发行了首个华语音乐NFT。5月27日,他通过NFT平台金银岛发行了第二个NFT《The XXXX Is An NFT》,77张唱片在1 分钟内售罄,共计售价约19万美元。有了粉丝的高度追随,音乐人发行的NFT有很大的潜在升值空间,NFT也成为音乐人最新也是最快的收入来源。

互联网大厂们也注意到了NFT赛道,开始布局NFT。

网易旗下游戏《永劫无间》IP授权发行了《NARAKAHERO》系列NFT盲盒,上线仅15分钟便被抢购一空。

腾讯旗下的PCG推出了号称“国内首个NFT交易平台”幻核APP,TME将推出NFT加密艺术品服务“TME数字藏品”,向用户出售虚拟藏品。

阿里基于蚂蚁链相继发行了多款NFT支付宝付款码皮肤,敦煌、刺客五六七合作款,《白蛇2》的联名款,丰子恺漫画系列等,还为本届欧洲杯制作了相关NFT藏品。

今年双十一,天猫推出“天猫双11首届元宇宙艺术展”,Burberry、Longines、Emporio Armani等品牌国内首次集体发布数字藏品。这意味着,当消费者在网上购买喜欢的实体商品时,一个独一无二的数字藏品也同时归到名下。这就相当于,这些消费者拥有了数字资产。

文化产业的新财富密码

各行各业入局NFT,皆因NFT确实有利可图。

NFT之于文化产业的最大优势是,知识产权的保护。NFT技术提供了一种挂在网上不会被“无限复制”的方法,为保护原创作品提供最佳技术。

当知识产权被数字化,那版权源头的确认、作品发行和流通数量就可以有迹可循,这个体系一旦成熟化,彻底消灭盗版或许不再是神话,对版权重灾区的国内文化产业来说,可称得上是一件喜事。

最近的另一热词“元宇宙”,元宇宙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知识产权,而NFT与元宇宙的融合,将是元宇宙的数字资产确权解决方案。

元宇宙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沉浸式体验,在虚拟世界里构建的场景与现实世界深度融合,新的场景也会催生出更多的数字资产。NFT数字产品将会被赋予货币属性,为数字资产产生、确权、定价、流通、溯源提供底层支持。

未来NFT可能深耕的场景

数字艺术市场及藏品:2019年,约有640亿美元的艺术品易手,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数字艺术,但这个市场正在快速增长。比如,AI生成的裸体肖像在今年的售价约为1.4万美元。

游戏:NFT可用作游戏中的宠物、武器道具、服装和其他物品。2018年红极一时的加密猫,用的就是NFT技术,给每个猫进行特殊的标记编号,让它成为独一无二的猫。

元宇宙:在元宇宙中个体将拥有完整的身份、社会关系、资源去进行一个与现实世界同样的社会活动,拓宽了生命体的层次,截至2020年底,区块链元宇宙已占据NFT市场份额25%,稳居2020年NFT资产份额第一。

抵押NFT:传统的艺术品缺乏流动性和现金流的渠道,虽然过去几十年作为借贷抵押品和证券化逐渐盛行,但其中涉及的鉴定、保险和估值程序仍然很繁琐。一旦进入虚拟领域,NFT的金融化应该将会给市场带来另一种流动性。

NFT的长期潜力将随着应用场景的扩大而不断被挖掘,它们和衍生品将演化成另类投资的新品类,这些都可以成为传统艺术收藏家、币圈、投资者和投资者汇集的新竞技场。

并非高枕无忧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当有新的事物出现,总会伴随着新的问题。

首先,无处不在的黄牛也“入局”了NFT领域。物以稀为贵,万物皆可炒。

支付宝NFT付款码皮肤还在抢购,闲鱼上就开始有同款回收和售卖了,据网友提供的截图显示,有黄牛在闲鱼上发帖:“高价回收支付宝敦煌美术研究所NFT编号0001或者6666的,十万一张,其他编号500一张。”闲鱼同款NFT最高炒到了150万元。

数字艺术品虽然可以把艺术作品编码数字化,能有效地防范盗版。但技术是更新了,盗版与侵权问题也跟着迭代了。

知识产权有时候就是暧昧不清、界限不明。一件作品可能是多方合作的成果,原创作者、合作作者、二次创作者、出版商、制片人等等都可能参与一件作品的开发与创造,这时,版权到底如何分配呢?

当一件作品被NFT化了,出让的是作品什么权利,范围界限在哪里,这些问题在目前部分NFT交易过程中,并不明晰。而且,如何验证NFT的创建者就是其所有者呢?

这些问题,放到国内盗版侵权问题层出不穷的文化产业,就更为致命了。

另一个困境就是监管。

法律专家也指出了NFT可能会涉及的风险隐患:庞氏骗局、洗钱犯罪、违禁品交易等犯罪行为极易发生。一旦未来发展超出了合理使用的范围,就会对金融体系和社会诚信秩序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

目前国内的监管主要打击的是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在NFT方面的监管还暂时缺席,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在UGC内容、游戏NFT、虚拟交易方面,都存在着政策监管的风险,相关法律法规迟早会来。

业内专家指出,未来NFT交易要想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其铸造、发行、销售、流转的任何一个过程都会有监管的介入。

韩国目前已经开始加强游戏NFT监管了。7月,号称是韩国第一款接入NFT交易系统的区块链游戏《FIVE STARS》,就曾被韩国游戏管理委员会以游戏内包含NFT功能为由,拒绝进行审查和评级,遭遇了相当大的监管阻力。

这也为国内的NFT监管提供了一些预见性视角。但从目前已有的企业动态来看,NFT在中国的发展路径将遵循不同于海外市场的玩法,中国企业更多是从版权保护切入,强调无币化NFT的探索。

结语

目前,NFT在国内还是萌芽状态,还未建立起一个完善和健康的生态。但从目前的供需格局上和未来的更长的时间轴来看,机遇远大于风险。给NFT这个新赛道多一点时间,相信NFT这个“新生儿”会在各方期待与困境中跌跌撞撞成长起来,成为未来的新生活方式之一。

JM_SLOT_SHOW('205', '#ad_content');
版权声明:charles 发表于 2022年5月18日 下午6:42。
转载请注明:NFT之于文化产业:下一个风口?还是泡沫? | NFT&元宇宙导航

相关文章